一个谷歌临时工的自白:充当公司代表却不是谷歌人

谷歌半数以上员工是临时工、供应商或合同工,他们被统称为TVC。这些“影子员工”无法享受谷歌令人艳羡的福利,而这些福利提升了这家互联网巨头作为世界最佳雇主之一的声誉。

芒果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凯文·基普罗夫斯基(Kevin Kiprovski)有个令人艳羡的头衔,谷歌的“探险伙伴”(Expeditions Associate)。他还有一份有趣的工作,向学生演示谷歌的虚拟现实设备。每次前往学校时,他都穿着灰色T恤,上面印有卡通鲸鱼和谷歌标志。但有时公司的声誉会让事情变得尴尬,比如曾有老师质问他:“当你知道自己赚的钱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多得多时,走进这里展示东西,你感有什么感觉?”

对此,基普罗夫斯基回应称:“我必须告诉她,我每年只能赚4万美元。”与此同时,他还提及另一个细节:他实际上并非直接为谷歌工作。基普罗夫斯基隶属于Vaco Nashville公司,这是谷歌聘用的几家人事和承包公司之一。基普罗夫斯基于10月份辞职,并在内部发了一封措辞激烈的电子邮件,批评谷歌“区别对待”员工的做法。

基普罗夫斯基写道,虽然谷歌使用临时工的做法在过去一年得到了更多关注,但该公司继续坚持这类举措,这意味着临时工“依然被排除在影响我们生活的谈话之外”。他的电子邮件在谷歌内部广泛流传,谷歌正因劳工问题和庞大员工对公司发展方向缺少发言权而陷入内部动荡之中。

谷歌半数以上员工是临时工、供应商或合同工,他们被统称为TVC。这些“影子员工”无法享受谷歌令人艳羡的福利,而这些福利提升了这家互联网巨头作为世界最佳雇主之一的声誉。去年,许多TVC呼吁谷歌提供更好的福利。今年9月,在匹兹堡担任数据分析师的TVC投票支持成立工会,这对科技行业来说是相当罕见的。

基普罗夫斯基的辞职凸显了许多TVC所面临的尴尬困境:他们的工作要求他们充当谷歌的代表,但他们实际上并不为该公司工作。

基普罗夫斯基在2018年初以TVC的身份开始为谷歌工作,帮助将谷歌的触角扩展到了学校。他早先对这份工作的希望很快就破灭了。他所在部门的人员流动率很高,时间安排也不灵活。他的责任不断增加,却没有相应的补偿。基普罗夫斯基说:“我升职了四次,但几乎没有增加工资或福利待遇亦或是其他任何东西。”

基普罗夫斯基觉得自己在其他方面也受到了歧视。谷歌使用大量内部文档来计划项目和存储信息。今年夏天,该公司以安全为由,切断了TVC对这些文件的访问权限。谷歌还屏蔽了公司内部许多在线社交团体中的临时工。基普罗夫斯基说,谷歌正式人员称此为“TVC封锁”,事先没有任何警告。谷歌及其承包公司的多名员工证实了这些事件。

谷歌的一位女发言人说,这些决定是标准客户数据安全措施的重要组成部分,临时工已经收到了更改通知,他们仍然可以使用执行工作所需的工具。她补充说,TVC的晋升政策与正式员工的政策不同。

数以千计的TVC在谷歌从事幕后白领工作,比如营销产品或筛选YouTube视频。然而,像基普罗夫斯基在学校里推销谷歌服务这样的工作,却需要向外部世界展示其代表谷歌的形象。

其他TVC的工作也要求他们在不直接领取谷歌工资的情况下,充当谷歌的公众代言人。在有些公司的办公室,临时工护送谷歌的应聘者和新员工在园区里走动,带他们去面试,并在散步时回答些闲聊的问题。求职者经常会问:“作为谷歌员工,你最喜欢的福利是什么?”然后这些“导游”必须给出解释,他们实际上不是谷歌人。

临时工真实就业状况的隐藏性质有时接近荒谬的水平。另一位曾在承包公司为谷歌项目工作的TVC,描述了去年被分配去纽约参观学校,向学生推销谷歌服务G Suite的经历。当时,他主持名为“与谷歌人共进午餐”的活动,讨论如何在这家搜索巨头找到工作。

基普罗夫斯基说,他在谷歌的经理经常暗示,他不应该混淆这样的事实,即他并非直接为谷歌工作。完成虚拟现实设备推广工作后,基普罗夫斯基开始在大学推广G Suite。当他的同事TVC询问管理层,临时工是否应该澄清他们的身份时,得到的回答却相当模糊。谷歌的官方回应是:“诚实是最好的政策。但他们通常会补充一句,你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他们事实?”

另一位曾受雇于Vaco的谷歌临时工也担任过类似的角色,他表示,这些界限可能会在其他方面变得模糊。Vaco的临时工与全职谷歌员工在相同的办公室工作,甚至在同一楼层工作。这名临时工说,在与公众互动时,他们“从未得到关于如何回答他们身份问题的正式指令”。

他说:“通常我只说自己在谷歌工作。我尽量保持诚实,但实际上不会说是否作为正式员工为谷歌工作。如果他们不想让我们告诉别人,那么我们存在的事实说明了什么呢?他们是否承认这种情况看起来很糟糕?”

Vaco没有回应置评请求,但该公司在其网站上表示,其服务有助于员工在工作中找到有意义的自由。网站上的声明还称:“我们帮助人们找到自由,从没有灵魂的工作中获得自由,在混乱中找到清晰的自由。”

谷歌表示,其政策是,临时工应在社交媒体和电子邮件签名中表明,他们为Vaco等承包公司工作,并可以添加“代表谷歌”或“支持谷歌”等字样。这位发言人说,该政策还规定,TVC不应在外部演讲活动中代表谷歌发言。

对基普罗夫斯基来说,最后一根稻草是他在谷歌职业阶梯上看到的变化。当他在谷歌的办公室工作时,公司的几个人告诉他,他的角色可能会让他在这家科技巨头获得一个永久职位。基普罗夫斯基希望,如果他成为全职员工,他和爱人可以利用谷歌在代孕或收养方面的慷慨福利。他说:“这实际上是我呆了这么久的原因之一。我想在谷歌找到一份工作,帮助建立一个家庭。”

然后他读到了谷歌人力资源主管艾琳·诺顿(Eileen Naughton)对国会的回应。诺顿在8月份致信美国参议员,这些参议员曾要求谷歌将其临时工变为正式员工。诺顿吹嘘谷歌最近提高了TVC工资和福利的举措,但她指出,谷歌需要灵活地在缺乏专业化的领域雇佣员工。她写道:“成为临时工并不是谷歌的就业途径。”

基普罗夫斯基读到,这是政策逆转的明确迹象。他说:“谷歌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是尽量推卸责任。”谷歌的一位发言人说,招聘政策没有改变,并补充说,该公司要求承包公司提供“全面的医疗”,但将有关基普罗夫斯基的问题指向Vaco,后者没有回应。

基普罗夫斯基决定辞职,并准备给同为临时工的同事发电子邮件,分享他对TVC不公平待遇的看法。他还向公众提出了一个小小的抗议:在他离开前几周,他更改了电子邮件签名,里面不再提到谷歌,而只提及真正的雇主Vaco。但他表示:“我认为没有人会读它。”(芒果科技审校/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