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能够夺取江陵,麋芳投降是原因之一,另有一人作用巨大

本期的三国战争故事见于《三国演义》第七十五至七十六回,发生在南郡之战期间,相关人物分别为傅士仁、麋芳和虞翻。故事的大意是这样的:

吕蒙兵不血刃夺得荆州,下令不得骚扰百姓及关羽将士家属,荆州城局势也因此得到稳定。没过几天,孙权亲自来到城内,与吕蒙商议如何夺取公安和南郡事宜。此时,谋士虞翻表示,自己愿意前往公安,劝说傅士仁投降。于是,孙权命虞翻带着五百士卒前往公安。

此时,公安守将傅士仁得知荆州已失,下令紧闭城门,严防吴军偷袭。虞翻来到城下后,将劝降信用箭射入城中。傅士仁看完虞翻的信后,打开城内,迎接虞翻进城。虞翻进城后,劝说傅士仁前往南郡劝降麋芳。傅士仁不敢怠慢,带着十几个随从来到了南郡。

得知傅士仁前来,麋芳连忙命人打开城门,将傅士仁接到自己的府中。傅士仁将自己已经归顺东吴之事相告,并希望麋芳也能与自己一样投奔东吴。麋芳认为这么做对不起刘备和兄长麋竺,犹豫不决。就在此时,关羽派来的使者求见,要求麋芳立即调集白米十万石运往樊城前线。使者还告诉麋芳,关羽的军令中还有一条,军粮逾期不至,麋芳和傅士仁将被斩首示众。

麋芳正在犹豫之际,傅士仁突然拔剑将使者斩杀。此时,士卒来报,吕蒙率部已经杀到南郡城下。麋芳大惊,便与傅士仁一起开城投降。至此,关羽的荆州大本营落入了吕蒙之手。

与之前介绍过的其他三国战争不同,南郡之战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打的是心理战。从小说的描述来看,虞翻之所以能劝降傅士仁,傅士仁能说服麋芳,都是利用了对方的心理而成功的。不过,历史上的南郡之战的过程与小说的描述还是有所不同的。小说中提到,吕蒙首先占领了荆州城。据《三国志》相关传记记载,吕蒙“白衣渡江”时,首先攻击的目标是士仁(也就是小说中的傅士仁)镇守的公安。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失误,是因为作者混淆了一个地理概念。

在汉末时期,荆州是十三部州之一,幅员辽阔,属地包括了如今的河南、湖北、湖南、广西等地,当时的荆州州治是江陵。在吕蒙“白衣渡江”后,江陵仍在守将麋芳的掌握之中。因此,作者在小说中描述是错误的。

根据史料记载,吕蒙“白衣渡江”后,将首先目标对准士仁镇守的公安。但在开战前,虞翻奉命写信给士仁劝降。士仁开城投降,吕蒙也因此占据了荆州的第一个战略要地公安。

吕蒙下一个目标,便是荆州的州治江陵。此地城防坚固,且关羽留守荆州的军队大部分都驻扎在该城。因此,吕蒙首先率部对江陵形成围攻之势,震慑江陵守军,然后再派士仁进城劝降。最终,吕蒙的计策得逞。麋芳在士仁的劝说下,果然开城投降。

那么,为什么关羽任命的士仁、麋芳这两位守将会不战而降呢?这首先是由于关羽与两人的积怨所造成的。据《三国志 关羽传》载,关羽一直瞧不起麋芳和士仁,麋芳自己也很不争气。在他镇守江陵期间,竟然因失火烧毁了大量军需用品。关羽出征后,麋芳和士仁两人的军需用品及粮草供应经常无法按照规定时间送达,此举连关羽更为恼怒。关羽曾表示,等夺取襄樊回到荆州后,一定会将二人治罪。此言麋芳和士仁对此恐惧不已,知道关羽一定会言出必行。这也就是为什么二人会背叛关羽投降吕蒙的原因。

与公安相比,江陵的失守对于关羽而言更为致命。江陵的失守,不但意味着这座荆州最为重要的城池落入敌手,包括关羽家小在内的所有将士家属也沦为吕蒙的人质。

不过,麋芳宣布投降后,大多数江陵守军将士并不甘心随麋芳一起投敌,准备起兵反抗。令人遗憾的是,东吴谋士虞翻发现了江陵城中的变化,提醒吕蒙立即率兵进入江陵稳定局势。最终,这些忠于关羽的将士们被吴军歼灭,江陵这才被吕蒙彻底控制。

从江陵的情况来看,关羽在发动襄樊之战前是做了充分准备的。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提过,除了加固江陵的防御工事之外,关羽还将留守军队的主力都放在了江陵。即便在关羽被陆逊蒙蔽、将荆州大部分兵力都调往襄樊前线时,江陵城中的兵力也足以抵御东吴的偷袭。

不过,令关羽没有预料到的是,公安失守后,镇守江陵的麋芳突然投敌。尽管城中的大部分将士依然忠于关羽,甚至准备起兵捉拿投敌的麋芳并继续坚守江陵,但此时吕蒙随军谋士虞翻发挥了关键作用。正是虞翻及时提醒吕蒙,吕蒙才立即率部进城弹压,江陵这才落入了吕蒙之手,关羽的所有准备也随之化为泡影。而江陵的失守,也意味着荆州的丢失。可以这么说,除了麋芳和士仁之外,虞翻才是令吕蒙占领关羽荆州大本营江陵的最大功臣。

参考书籍:《三国志》、《三国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