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到断气,这部新剧的男主太有毒了!

责编:K.

排版:mini鱼

《绿豆传》男主真好看。

画上美美的妆,穿上小粉裙,唇红齿白,摇曳生姿。

果然男主如果妖娆起来,真没女主什么事了。

最近,我又在一部新剧中,发现了同款男主,程景墨。

但,同样画着美美的妆,效果却完全不一样。

可以说,程景墨成功凭借一己之力坐上了民国菜市场姨系男主的头把交椅。

让大晚上撸片的我笑出猪叫——

《水墨人生》

真想问,是不是爱豆们的姨系造型师被剧组征用了?

粗眉,斜飞入鬓,其实没毛病。

坏就坏在,欧式大双眼皮里夹着的微微红色的眼影。

可能造型师觉得这样还不够凸显男主的气质。

粉又多上了点,配上口红,衬得女主都有些索然无味了。

而且,剧中男主的造型基本上就是各色水墨长衫,配上修长的身形,真怕下一刻就妖娆地舞动起来了。

如果再给他配上一筐莲藕,那绝对是整个镇上最娇艳的采藕女。

不仅如此,随后,我发现,男主的“姨态”是在一举一动中,自然带出来的。

比如,男主坐在女主床上,却被制止,不得不扶着床沿站起来那里。

又比如,男主和女主打打闹闹的样子,特别像是一对儿姐妹花。

叒比如,男主出现在开茶大会上,被丫鬟搀扶着登场时,实在“姨态万分”。

此外,他还有种别样的娇羞感。

为女主出头,和坏人对峙时,他站在那儿,双手环胸,怎么看都有种小情侣吵架的意味。

一点都不霸气。

更可怕的是,我居然在他和男二的对话过程中,品出了CP感。

“你要是不想送我你就回去。”

“我看你就烦。”

“你看我烦你也得送我回去。”

“子庸哥。”

“不喊你哥,我要喊你弟弟呀!”

这确定不是在向情哥哥撒娇吗?

好吧,是我错。

编剧说,男主喜欢的是女主。

对女主一见钟情后,他会拿枝花,一瓣一瓣摘,那小模样,像极了情窦初开的少女。

还会拿个玩偶,在那玩“表白和亲亲”的游戏。

就在我懵逼这样的姐姐妹妹要如何恋爱时……

一场调皮的大雨,冲干净了男主的浓妆。

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误会了男主的颜!

化妆师出来挨打!

除了男主的造型,让我笑得停不下来一定是因为编剧给他的经历。

整个就是当年“小言文”中“美强惨”类主角的典范。

有多美,相信上文说了这么多,大家已经有所了解了。

至于“强”,当然是因为主角光环了。

作为江南第一茶商独子,有整个大家族要继承,身份上,达到了全剧所有角色不可仰望的高度。

除此之外,他还画得一手好水墨画,惟妙惟肖,算是有一技之长。

更别说,他的超强记忆力,过目不忘。

最厉害的是,对经商一窍不通的他,在正式接手家族生意后,有本事让自家茶叶成为上海新一届“茶王”。

但是,编剧可能觉得长得好看的人必须要经历常人不能接受的痛,所以非常戏剧化地安排了男主的悲惨人生。

不光虐身,还虐心。

小时候男主为救落水的小女孩伤了腿,所以后来常会犯腿疾,腿疾犯了就只能在床上躺着。

长大了好不容易有喜欢的人了,没想到的是,心上人也就是女主,嫁给了自己亲爹。

更没想到的是,成亲当天,女主拒婚,使他本就身体不好的老爹因为一口气没上来,离世了。

乍看之下,男主失去了爹后,他和女主就没阻碍了?

(女主其实并没完成成亲仪式,所以和男主爹的婚姻不成立)

但随后,我发现,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因为,为了女主能嫁到男主家,女主爹改了她生辰八字。

所以,一宗罪是骗婚,一宗罪是克夫,男主家族拿她浸猪笼了。

没办法,为了救下女主,男主只能哭着认小姨娘。

小姨娘和继子还能有什么戏?

至此,他和女主之间,隔着永远无法跨过的鸿沟。

日常相处,要克制自己的情感,想拉拉小手也不可以。

在跟自己小姑介绍女主时,只能无奈地说,“她现在是我的小姨娘”。

并且,女主会一遍遍地提醒他,两个人的身份。

他们不能在一起,在一起就是“乱伦”,然后一场场哭戏安排上。

糟心的是,当有人追求女主,他连抢夺女主的资格都没有!

好在,编剧还是稍微仁慈的。

虽然两个人不能在一起,但他们彼此相爱,第三者都走走过场。

直到——

女主被抓走。

男主要救她,就必须和别人成亲。

他只能妥协。

不仅没了爹,心上人成了小姨妈,还要被迫娶别人,你见过这么“惨”的男主吗?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男主都这么惨了,我却只想笑。

咳咳。

如果你也好这口“小妈文学”的毒奶,OK,追!

如果不好这口,

嗯~告辞!

你化不化妆都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