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员不和,这个奇葩组合要解散?

(文/ihan)

近日,金爆乐队(ゴールデンボンバー)在节目上放言“解散危机”。主唱鬼龙院称“对其他三位成员进行严格的练习,三人“故意NG”并已抱有退团的想法”,对此,成员樽美酒被问及有没有退团的念头时坦言:“当然有。”

接着,鬼龙院怨言频出,“每天在一起连喝个水都很烦躁”、“说不好听点就是冷战,也完全不听取分工意见”。成员歌广场的回应瞬间缓和气氛、引发笑点:“只有鬼龙院搞音乐嘛。乐队容易因为音乐性不一致而解散,但我们没有音乐性,所以这方面完全没问题。”

这已经不是金爆第一次半假半真地放话解散危机了。2018年鬼龙院在节目里说“乐队演出的音乐都是iPod播放,所以iPod就是命根子,要是iPod坏了,乐队就要休止”,被樽美酒吐槽“iPod比成员都重要”。之后樽美酒收到了乐迷送来的12个iPod,成员们表示今后一生都能继续乐队活动了。

这么看上去金爆是个不靠谱、跑火车、神神叨叨的乐队,其实进一步了解他们的话就会发现——他们的确很奇葩。

金爆是一个由四人组成的视觉系空气乐队,乍一看比较杀马特,其实是典型的日本视觉系乐队风格,主唱鬼龙院是X-JAPAN的铁粉。乐队以空气乐队的形式演出,其实就是live中成员们都不演奏,而是以独特的演剧、舞蹈、短片、变装等形式进行五花八门的表演。

主唱鬼龙院翔,负责乐队所有歌曲的作词作曲和演唱,乐队核心工作全是他一人干了。

吉他手喜矢武丰,不弹吉他,负责小道具制作,并在吉他solo时进行各种与音乐无关的solo。

贝斯手歌广场淳,不弹贝斯,负责歌曲舞蹈动作,带动舞台气氛。

鼓手樽美酒研二,不打鼓,主要负责在live里操作iPod。

因为独特的世界观、音乐观,仿佛一个披着摇滚外衣的搞笑团体。自行举办“红白歌会”。

扮演X-JAPAN,毫无违和感。

一个人的V6,让J家饭看了又想笑又想打人。

宣传新歌《出逢って8秒》,举办了只有8秒的演唱会。

和樱桃小丸子联动,演唱片头曲。

蹭着新年号的热度,第一时间发布同名新曲。

曾拒绝多家主流音乐厂牌的出道邀请,坚持以地下乐团的形式做音乐。2012首次登上武道馆舞台,凭借一首《女々しくて》连续四次登上红白歌会。

可能因为《女々しくて》太火了,很容易让人对他们的歌定性,忽视了其他不错的歌。比如“翔式情歌”《死んだ妻に似ている》《また君に番号を聞けなかった》《恋人は教祖様》、“塑料粤语”《成龙很酷》、“吐槽市场”《CDが売れないこんな世の中じゃ》,以及其他一些带点“阴暗面”的鬼才创作。

关于“空气乐队”的初衷,据说是主唱鬼龙院为了能让失聪的前女友感受到乐队所演奏的事物而采取了夸张脱线的表现方式,但擅长跑火车的金爆也曾在节目中说就是为了火为了受欢迎。

与“解散不和”一样爱玩的梗就是“毫无音乐性”,但其实成员们并非对乐器一窍不通,有些甚至还挺擅长,同时也对音乐有着自己的小执着。

经常被说“空气乐队的出现说明日本音乐要完”,鬼龙院这样回答,并予以反击。

而另一方面,空气乐队也难免让人觉得是哗众取宠,鬼龙院的一些过分言论也令中国乐迷观感微妙,毁誉参半。

不过,仅从音乐和舞台表演的角度来看,他们对于音乐性的个人理解与娱乐化的诠释,的确是让人不得不感叹精怪奇葩、剑走偏锋;而动不动就不和的关系能化解成一笑了之的梗,想必在磕磕绊绊的过程中也有着别样的羁绊,如果哪天真的解散了,还是会觉得冷清寂寞。

(本文由“日本那些事”原创发布,欢迎转至朋友圈。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至其他公众号及微博。)